當前位置: 外文局
中日專(zhuān)家共議國際形勢和兩國關(guān)系
發(fā)布時(shí)間:2024-06-27    來(lái)源:中國外文局
[字體:]

6月25日,中國外文局與日本非營(yíng)利智庫組織言論NPO在北京舉行了第二十屆“北京—東京論壇”中日高層磋商會(huì )。會(huì )上,來(lái)自中日兩國的專(zhuān)家學(xué)者圍繞當前國際局勢、中日關(guān)系及未來(lái)合作方向等議題展開(kāi)了深入討論。

中國外文局局長(cháng)杜占元發(fā)言

杜占元指出,當前中日關(guān)系處在關(guān)鍵階段,去年11月,習近平主席同岸田文雄首相在舊金山實(shí)現會(huì )晤,重新確認了全面推進(jìn)戰略互惠關(guān)系的兩國關(guān)系定位,致力于構建契合新時(shí)代要求的建設性、穩定的中日關(guān)系。今年5月,李強總理同岸田首相在首爾舉行會(huì )談,再次確認上述努力方向。在此背景下,近期兩國人文交流活動(dòng)逐漸頻繁,4月在東京舉辦的中日人文交流對話(huà)、大熊貓“香香”粉絲云見(jiàn)面會(huì )、竹內亮導演制作的紀錄片《再會(huì )長(cháng)江》在中日多地上映,都在社會(huì )上引起積極反響。

大和綜研名譽(yù)理事、原東京奧組委秘書(shū)長(cháng)武藤敏郎發(fā)言

武藤敏郎表示,日中之間的確存在許多亟待解決的問(wèn)題,應當基于全面推進(jìn)戰略互惠關(guān)系的定位,朝著(zhù)加深日中友好的目標為解決問(wèn)題做出努力。日本和中國不僅是亞洲重要國家,也肩負著(zhù)維護世界和平穩定的責任。兩國需要共同思考如何肩負起這種責任。

中國外文局總編輯高岸明主持會(huì )議

中國國際交流協(xié)會(huì )副會(huì )長(cháng)、中共中央對外聯(lián)絡(luò )部原副部長(cháng)劉洪才(左),原中央外辦副主任、空軍原副司令員陳小工(中),中日友好協(xié)會(huì )常務(wù)副會(huì )長(cháng)、中國前駐日大使程永華(右)出席會(huì )議

日本前駐華大使宮本雄二(左),日興Research Center株式會(huì )社理事長(cháng)、日本銀行原副總裁山口廣秀(右)出席會(huì )議

宮本雄二認為,當前的國際局勢下,如何避免亞洲地緣政治風(fēng)險進(jìn)一步加劇是日中兩國應當共同探討的話(huà)題。在此基礎上,日中兩國作為擁有共通價(jià)值觀(guān)的國家,應當攜手探索如何為世界性課題的解決做出貢獻。

劉洪才指出,在當前中日關(guān)系所處的特殊環(huán)境之下,加強地方往來(lái)是推動(dòng)兩國關(guān)系發(fā)展的重要手段。他認為,與其他領(lǐng)域相比,促進(jìn)兩國地方之間的人員往來(lái)、經(jīng)濟交流和文化交流,是一個(gè)具有實(shí)操性的切實(shí)抓手。

程永華認為,從2001年至今,中日關(guān)系起伏不斷,且波動(dòng)幅度越來(lái)越大。在這樣的背景下,保持兩國之間常態(tài)化、穩定的交流機制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針對增進(jìn)兩國人民相互理解這一議題,程永華以疫情期間日本媒體的涉華報道為例,指出其中存在很多偏頗,起到了負面作用,日本媒體應當對此進(jìn)行反思。

對于當今世界呈現出的愈演愈烈的分化與對立趨勢,山口廣秀表示擔憂(yōu)。他指出,當前,歐洲民粹主義再度興起,而美國在今年秋天的中期選舉之后,這種趨勢可能也會(huì )更加嚴重。日中兩國應當認識到這一趨勢的危險性,并通過(guò)對話(huà)尋找彌合這種分歧的解決之道。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日本研究所所長(cháng)楊伯江(左)、中國國際經(jīng)濟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員張燕生(右)出席會(huì )議

言論NPO理事長(cháng)工藤泰志(左)、言論NPO國際部部長(cháng)西村友穗(右)出席會(huì )議

工藤泰志認為,當今世界沖突頻發(fā),另一方面,人類(lèi)亦面臨全球變暖等嚴峻的環(huán)境問(wèn)題。諸般危機需要全世界的人們攜起手來(lái)去應對,但現在還沒(méi)有實(shí)現這一點(diǎn)。日中兩國作為亞洲重要國家,應該好好去思考這個(gè)問(wèn)題,兩國應當在此之中發(fā)揮穩定性、建設性的作用。

楊伯江認同當今國際局勢中正在醞釀著(zhù)深刻的變化,他指出,中日兩國可以以中日合作帶動(dòng)多邊合作,緩和緊張局勢,維護世界和平。楊伯江舉例指出,2000年5月,在泰國清邁舉行的10+3(東盟10國+中日韓)財長(cháng)會(huì )議上通過(guò)了關(guān)于建立貨幣互換協(xié)議網(wǎng)絡(luò )的《清邁倡議》,中日在其中共同發(fā)揮了重要推動(dòng)作用,希望今后能出現更多這樣的成功案例。

張燕生認為,在數字化轉型和綠色化轉型領(lǐng)域,中日具有廣闊的合作空間。在以人工智能為代表的工業(yè)4.0時(shí)代,應當充分利用中國、日本及整個(gè)亞洲的市場(chǎng)規模、企業(yè)家精神和活力,從終端入手、從應用場(chǎng)景入手展開(kāi)合作。另一方面,中日還需要進(jìn)一步推動(dòng)雙方貿易投資合作和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合作,確?!安幻撱^”“不斷鏈”。

此外,張燕生還指出,第三方市場(chǎng)合作也是中日合作的一個(gè)重點(diǎn)領(lǐng)域。他表示,自己在與日本國際協(xié)力機構(JICA)交流時(shí),對方曾表示,中國企業(yè)總是敢去日本企業(yè)不敢去的地方,具有冒險精神。張燕生認為,兩國企業(yè)在開(kāi)拓第三方市場(chǎng)的過(guò)程中,具有互補和合作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