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外文局
【光明日報】中國外文局走過(guò)70年:講好中國故事
發(fā)布時(shí)間:2019-09-20    來(lái)源:光明網(wǎng)-《光明日報》
[字體:]

時(shí)間開(kāi)始了。

1949年10月1日,翻譯家馮亦代和他的新同事們,有說(shuō)有笑,從北京宣武門(mén)國會(huì )街26號步行到天安門(mén)廣場(chǎng)。見(jiàn)證了中國人民“站起來(lái)了”的榮光,他們對即將到來(lái)的新生活無(wú)限憧憬。

新生活,是國家的,是民族的,也是每個(gè)人的。就在開(kāi)國大典的同一天,中央人民政府新聞總署國際新聞局成立,喬冠華任局長(cháng),劉尊棋任副局長(cháng),馮亦代任秘書(shū)長(cháng)。戴望舒來(lái)了,蕭乾來(lái)了,楊憲益來(lái)了,愛(ài)潑斯坦來(lái)了,沙博理來(lái)了,魏璐詩(shī)來(lái)了……皆是一時(shí)俊彥,譯遍華夏古今。新中國的對外出版發(fā)行事業(yè),就此開(kāi)啟。

時(shí)間不曾止歇,70年倏忽而逝。

從當年的新聞總署國際新聞局到今天的中國外文局,從昔日的國會(huì )街26號到如今的百萬(wàn)莊大街24號,時(shí)鐘的指針一格格劃過(guò),《人民中國》雜志社、《人民畫(huà)報》社、《北京周報》社、《中國文學(xué)》雜志社、外文出版社、中國網(wǎng),一個(gè)個(gè)鼎鼎大名的機構在這里掛牌,《毛澤東選集》《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孫子兵法》《本草綱目》《紅樓夢(mèng)》,一本本講述中國故事的多語(yǔ)種著(zhù)作從這里走向世界。

國家的使者

1949年初,詩(shī)人戴望舒從香港回到內地。幾個(gè)月后,他暫停了詩(shī)歌創(chuàng )作,把全部身心都投入到剛剛組建的新聞總署國際新聞局法文組。設施短缺,他就拿出自己的詞典、打印機。人員不足,他就四處托人延攬人才。那時(shí),翻譯毛澤東的《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是最緊迫的任務(wù)。身患嚴重哮喘病的戴望舒,為了節省時(shí)間,學(xué)會(huì )了自己注射麻黃素緩解病情。

不久之后,印著(zhù)“外文出版社”字樣的法文版《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終于與英文版、印尼文版同時(shí)問(wèn)世,《人民政協(xié)文獻》的英、法、俄文版也出版了。

凝心聚力,翻譯《論人民民主專(zhuān)政》,僅用了數月之功。精雕細琢,英譯《毛澤東詩(shī)詞》,則花了十幾年的時(shí)間。

《中國文學(xué)》雜志英文版刊發(fā)毛澤東詩(shī)詞的英譯,始自1958年。60年代初,一個(gè)由喬冠華、錢(qián)鍾書(shū)和《中國文學(xué)》副總編輯葉君健等人組成的毛澤東詩(shī)詞英譯定稿小組成立了,目標是出版單行本。后來(lái),趙樸初也加入進(jìn)來(lái),并請英文專(zhuān)家蘇爾·艾德勒協(xié)助潤色譯文。經(jīng)過(guò)“文革”數年延宕之后,小組成員還帶著(zhù)譯文親自到上海、南京、長(cháng)沙、廣州等地開(kāi)討論會(huì ),逐詞、逐句反復斟酌。

多年以后,葉君健還清晰記得,《毛澤東詩(shī)詞》英譯本最終出版的日子,是1976年的“五一”。此時(shí),距最初刊發(fā)毛澤東詩(shī)詞英譯,已過(guò)了18年。

翻譯出版領(lǐng)袖著(zhù)作、黨政文獻,這是70年來(lái)中國外文局始終肩負的光榮使命。

2014年10月8日,法蘭克福書(shū)展開(kāi)幕,《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在這個(gè)世界最大的書(shū)展上首次亮相。這意味著(zhù)中國國務(wù)院新聞辦公室會(huì )同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中國外文局編輯的這部圖書(shū),正式由外文出版社以中、英、法、俄、阿、西、葡、德、日等多語(yǔ)種向全球出版發(fā)行。

在中國外文局,翻譯出版圖書(shū)有一套標準的流程:先是翻譯人員把中文轉譯成外文,再由外國專(zhuān)家改稿潤色,定稿專(zhuān)家把關(guān),然后才經(jīng)過(guò)三審三校,最終付梓。

“我們在翻譯出版《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英文版的過(guò)程中,為了保證譯文準確、體例統一,除了一般的流程,后期還進(jìn)行了十幾遍的通讀、校對?!蓖馕某霭嫔缬⑽牟扛敝魅?、一級翻譯劉奎娟說(shuō),《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英文版不僅編校嚴謹,而且組建了一個(gè)實(shí)力雄厚的定稿人團隊,在這個(gè)團隊里,既有中國外文局的王明杰、徐明強、黃友義等資深專(zhuān)家,也有來(lái)自外交部、中央編譯局的權威人士。

英文如此,其他文種同樣如此。據統計,截至2019年7月,《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已經(jīng)出版了28個(gè)語(yǔ)種32個(gè)版本,海外發(fā)行覆蓋160多個(gè)國家和地區,成為國際社會(huì )讀懂中國的權威讀本。

文化的知音

1952年,雖然幾家單位都向翻譯家楊憲益和他的英國妻子戴乃迭伸出了橄欖枝,但還是劉尊棋的計劃打動(dòng)了他們。

“他早就有系統地把中國文學(xué)全部主要作品都翻譯成英文的設想。他要我來(lái)主持這一計劃。我將以‘專(zhuān)家’的身份決定該翻譯、出版哪些作品,我還可以挑選一些書(shū)留給自己來(lái)翻譯,乃迭和其他年輕的編輯、翻譯可以幫助我完成這一任務(wù)。我很喜歡把未來(lái)很多歲月都用于這類(lèi)工作的想法?!痹谧詡髦?,楊憲益這樣回憶。

楊憲益夫婦隨即收拾行囊,賣(mài)了房子,舉家從南京遷往北京。在此后半個(gè)多世紀的翻譯人生中,楊憲益與戴乃迭合作,把《楚辭》《關(guān)漢卿雜劇》《紅樓夢(mèng)》《老殘游記》《魯迅選集》等從先秦到現當代的百余種中國文學(xué)名著(zhù)譯成了英文。

20世紀80年代,一套名為“熊貓叢書(shū)”的中國文學(xué)譯作在海外傳播開(kāi)來(lái)。每本書(shū)的封面上,都有一只憨態(tài)可掬的熊貓形象——它象征著(zhù)中國。在這只熊貓的陪伴下,老舍、沈從文、汪曾祺、張潔、王安憶、王蒙等中國作家的作品走上了外國讀者的書(shū)桌。

“考慮到在西方國家里,平裝本‘企鵝叢書(shū)’非常普及,我就決定出版一整套由我自己來(lái)決定取舍的‘熊貓叢書(shū)’。這套紙面本叢書(shū)在20世紀80年代出了好幾十種,非常暢銷(xiāo),并被轉譯成幾種其他文字,包括法文和幾種亞洲文字?!边@個(gè)創(chuàng )意,又是楊憲益的手筆。

不只楊憲益,70年來(lái),中國外文局還培養了唐笙、林戊蓀等多位致力于中華文化典籍外譯的翻譯家。不只是“熊貓叢書(shū)”,70年來(lái),中國外文局翻譯出版中華文化典籍的腳步一直在前進(jìn)。

1994年,《大中華文庫》正式啟動(dòng)。這個(gè)以中國外文局為主,全國30家出版機構共同參與的國家重大出版工程,是我國歷史上首次系統全面地向世界推出外文版中國文化典籍。

1997年,中國學(xué)者楊新、聶崇正、朗紹君與美國學(xué)者班宗華、高居翰、巫鴻共同撰寫(xiě)的《中國繪畫(huà)三千年》問(wèn)世。這是中國外文局與美國耶魯大學(xué)出版社合作出版的“中國文化與文明”系列叢書(shū)的第一種。隨后的幾年間,中國學(xué)者徐蘋(píng)芳、美國學(xué)者張光直等共同撰寫(xiě)的《中國文明的形成》等多部圖書(shū)陸續出版。一種前所未有的合作出版模式從此創(chuàng )立:兩國學(xué)者一起討論寫(xiě)作提綱,實(shí)地觀(guān)摩,分頭撰寫(xiě),交換閱讀,提出修改建議,出版社最后定稿出版。

曾有人問(wèn),為什么兩國出版人為了這套書(shū)付出如此巨大的努力?時(shí)任耶魯大學(xué)出版社社長(cháng)的萊登回答說(shuō):“為了我的孫輩們。希望將來(lái)有一天,他們能達到并珍惜美中人民之間的相互了解?!?/p>

“翻譯不僅僅是從一種文字轉換成另一種文字,更重要的是文字背后的文化習俗、思想內涵,因為一種文化和另一種文化都有差別?!弊尣煌幕尘暗娜藗兡軌蛳嗷ダ斫?,這也是楊憲益從事翻譯事業(yè)的初衷。

共執譯筆

1951年的一天上午,人民中國雜志社肅靜的小院里,突然傳出一陣笑聲,還伴著(zhù)英語(yǔ)交談。

一對外國夫婦走進(jìn)了辦公室,讓林戊蓀印象深刻的是,女的高大,男的矮小,形成了強烈的對比——是愛(ài)潑斯坦和他的夫人邱茉莉。

愛(ài)潑斯坦出生于波蘭,擔任過(guò)美國合眾國際社的駐華記者。此時(shí),他受宋慶齡之邀,來(lái)到北京參與創(chuàng )辦《中國建設》雜志英文版,平時(shí),也抽出一部分時(shí)間到《人民中國》編輯部改稿。彼此熟悉后,大家都叫他艾培。

“那時(shí)我和許多同志都很年輕,也都是新手,而他是一位老新聞工作者。大家共同的感覺(jué)是,他知識淵博、見(jiàn)多識廣、和藹可親、樂(lè )于助人?!绷治焐p說(shuō),愛(ài)潑斯坦不僅改稿又快又好,而且經(jīng)常對外宣工作提出一些自己的見(jiàn)解,“記得有一次,他對我們的一些特寫(xiě)提出不同的意見(jiàn),認為新聞特寫(xiě)在細節上必須絕對真實(shí),不能有任何的虛構。這類(lèi)及時(shí)的提示,使我們這些初出茅廬的青年深受啟發(fā)?!?/p>

這樣的教益,20多年后的黃友義也領(lǐng)受過(guò)。

“我1975年到外文出版社工作時(shí),艾培正在英文部當改稿專(zhuān)家。這讓我有機會(huì )得到艾培手把手的指導。我參加工作翻譯的第一篇稿件,就交給他修改潤色。等我拿回來(lái)時(shí)發(fā)現,我用老式打字機打印出來(lái)的稿件每一頁(yè)都被他用紅筆畫(huà)成了‘大花臉’?!庇行┳舟E黃友義辨認不出來(lái),就到他的辦公桌前請教,“他對一個(gè)年輕人的打擾絲毫不反感,反而仔細解釋他為什么這么修改?!?/p>

愛(ài)潑斯坦、沙博理、陳必弟、魏璐詩(shī)、華依蘭、史克、土肥種子……自1949年至今,中國外文局聘請外國專(zhuān)家2000人次,是新中國聘請外國文教專(zhuān)家規模最大、歷史最久的機構。

4年前,年過(guò)花甲的菊池秀治來(lái)到中國外文局,成為眾多外國專(zhuān)家中的一員。雖然有著(zhù)30多年的翻譯經(jīng)驗,但面對一部部譯稿,他仍然一絲不茍。辦公桌上的一本日文詞典,因為經(jīng)常查閱,已經(jīng)有些破舊了。拿起一本剛出版不久的《中國速度:中國高速鐵路發(fā)展紀實(shí)》日文版,翻到版權頁(yè),上面清晰地印著(zhù)“日文改稿:菊池秀治”,舉手投足間,滿(mǎn)是對這份工作的熱愛(ài),更透露出他對中國的一片深情。

講好中國故事、向世界說(shuō)明中國,需要中國人的奉獻,也離不開(kāi)這些外國專(zhuān)家的智慧。

70年時(shí)光流轉,時(shí)間指向新時(shí)代。戴望舒們、楊憲益們、愛(ài)潑斯坦們的故事告一段落,黃友義們、劉奎娟們、菊池秀治們的故事仍在繼續?!白x懂中國”叢書(shū),正在向世界說(shuō)明“中國從哪里來(lái)、中國走向何方”;“如何看中國”叢書(shū)、“輝煌中國”“大美中國”“人民中國”系列叢書(shū),展現著(zhù)新時(shí)代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中國人民取得的偉大成就;“絲路百城傳”叢書(shū),描繪出“一帶一路”沿線(xiàn)上100余座中外城市的性格……如今的中國外文局,已在14個(gè)國家和地區設立了26家駐外機構,與全球30個(gè)國家的出版機構合作共建50余家“中國主題圖書(shū)海外編輯部”,與波蘭、秘魯、泰國等國合作共建10個(gè)中國圖書(shū)中心,每年以40余種文字出版近5000種圖書(shū)、以13個(gè)文種編輯34種期刊,書(shū)刊發(fā)行遍布世界180多個(gè)國家和地區。

時(shí)間在繼續,翻譯就會(huì )繼續,出版就會(huì )繼續,中國外文局的故事就會(huì )一直講下去。(光明日報記者杜羽 劉彬)

《光明日報》( 2019年09月04日 01版)